Lost Penguin

I'm Image Gallery......

沙海驼铃:

醉卧寒林:

《冬意》

危檐朽欄重門,
半坡水流黃昏,
夢里秋畫未泯。
簫咽郊東,
煙籠陳跡荒村。

【戊戌初冬,聊擷石城東郊小品數章,漫詠以述心緒。是志】

沙海驼铃:

云朵@家园:

醉卧寒林:

《初冬隨憩》

歸山深淺去,須盡丘壑美。
莫學武陵人,暫游桃源里。

【戊戌初冬,隨意石城東郊,漫拾靈谷小景數章,借唐代裴迪五絕一闕聊志心緒】


soso刘先生:

醉卧寒林:

《隨意春秋》

寒來暑往去復休,一風吹尽石城秋。
此生無意悲秋客,獨坐晚山相对愁。

【戊戌初冬,序屬小雪;歲末既近,華發又生;回首茫然,百結千回;徘徊東郊,思緒紛亂。彈指半百,不過春秋。是為志】

醉卧寒林:

《雨后东郊》

半坡暖陽半坡阴,半山流泉半嶙峋;
半世懵懂半世清,半是老童半狂僧。

《戊戌暮秋,有幸于南京中山陵5号培训,随撷数章以志》

沙海驼铃:

云朵@家园:

醉卧寒林:

《岁暮随咏》

浑浑噩噩一岁终,不觉严霜与春风;
空怀壮心叹日暮,一腔爱恨随水东。

【南京灵谷寺小品五枚,涂鸦数语以志岁暮心绪。随飨】

醉卧寒林:

《三湖省秋》

寻梦燕雀琵琶,沉醉前湖寒鸦;
未觉西风换年华,但见一碧天涯。

举杯斟泪酒,沉醉送秋花。
何苦叹落霞?

【戊戌秋暮,撷浮生半日,徜徉石城东郊燕雀、琵琶、前湖三湖,随意省秋、漫吟心绪,且为碌碌所得,且存以志】

醉卧寒林:

《熙南雨》

小院雨细池阁晓。深檐危栏,花事无言了。
秋虫呢喃啼梦早,珠帘空卷故人老。

粉墙斑竹影窈窕。何处笙箫,敢是离人恼。
帆远无处觅归棹,总是心碎仍渺渺。

【南京熙南里雨中小景,随志以飨】

微雨燕双飞:

醉卧寒林:

《城南旧事》

风雨流年几相逢,残垣朽檐掩妆容。
沧桑弹指君无语,吹面不寒仍东风。

【黑白老门东纪实,感喟沧桑流年】

沙海驼铃:

醉卧寒林:

《塞纳河的秋天》

你是浪漫血管里流淌的优雅,
迷醉着八方涌来的温情;
你是千年风流熏醉的唇红,
温柔着圣母的怀抱,
和亚历山大大桥
皇族的威仪。

法国大革命的余韵,
早已尘绝了回响,
香榭丽舍大道的晨光,
埋葬着英雄的灵魂,
噢上帝,
我不相信我的眼睛,
那曾经的不朽,
为什么终究归于尘埃?

温馨的阳光点染了沿岸的斑斓,
澄澈的清流承载着厚重的梦呓;
在巴黎最好的季节,
我只想陪着独一无二的你,
煮一壶塞纳河水
品茗,聊天,发呆,
然后把深情而浑浊的目光,
投向属于你的未来。

凯旋门前已没有英雄留下的足迹,
玛丽皇后香消玉陨的断头台,
成了如蚁游人饭后的谈资,
与桥头的雕塑合个影吧,
无论沧桑,无论未来,
明天,我也是塞纳河边不朽的经典。

【巴黎旧片数章,权为纪念,也复心语,为深秋一叹】

醉卧寒林:

《東郊舊秋》

古城外、句容西,
幾番細雨云天霁。
紫金懶憩殘照里,
揚子靜攬一波碎,
簫動數峰翠。

日上鐘山添新歲,
煙籠燕雀夢月盈,
千年風流說興替,
任他荒冢與皇陵。

【南京東郊燕雀湖秋意數章,漫吟數語以志】